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99re8这里有精品热视频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6 21:56  【字号:      】

易到存在的问题,远不止缺钱、站错队、错过市场机遇这几点,其复杂的管理层和团队关系,也是影响具体战略的要点,而这些都是影响“易到接盘侠”出现的因素。

导读:易到存在的问题,远不止缺钱、站错队、错过市场机遇这几点,其复杂的管理层和团队关系,也是影响具体战略的要点,而这些都是影响“易到接盘侠”出现的因素

作者:孙洪 | 文章来源:iFeng科技(ifeng_tech)一个朋友圈、一封股权转让声明,再一次让易到回到舆论的风口

只不过,这次的消息,给早已脱离互联网舆论场、积累了满身伤痕的易到又添了一层悲凉

从2017年年中接手易到后,韬蕴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温晓东一直很低调, 除了之前承诺解决司机提现问题外,几乎没有过正式的对外发声

然而,在一年半多之后,温晓东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内容的主题却是“甩掉”易到

1月21日,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_tech)从易到相关人士处了解到,韬蕴资本集团正在寻求转让所持有的易到股权

当天下午,温晓东发布朋友圈,贴图内容是一份题为《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

声明称,韬蕴资本正在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其透露接手易到近2年时间为其解决了约60亿元债务问题,公司已经很难再持续投入,于是决定以低于从乐视及贾跃亭处获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转让易到股权

仔细一点可以看到,在声明的字里行间还掩藏了一句话,“现在我们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

可以看出,这份声明暴露了易到存在的最大问题,仍然在于资金,接手的韬蕴资本在前期大量投入之后,已经很难再继续投入资金

而易到此前的致命“伴侣”乐视给它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仍在持续

据多位出行领域业内人士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_tech)表示,以易到当下的现状,已经很难再找到接盘侠,易到年关难过

再爆致命痼疾近一年多时间,易到出现在公众眼前的多数原因都是因为司机提现难问题,偶尔会出现再次易主、裁员等消息爆出

引起吃瓜群众广泛围观的,便是2个月前的那一出高管内讧闹剧,扯出了易到存在的资金难之外更多不为人知的剧情

外界一直都知道易到存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但一直都是一知半解,直到1月21日这一直声明,把易到的财务状况彻底暴露在公众面前

声明称,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从乐视及贾跃亭处接手易到,贾跃亭承诺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人民币,以及中泰创展通过易到提供给乐视的14亿欠款无需韬蕴承担

韬蕴在2017年6月30日,向易到提供首批6.3亿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

据韬蕴资本法务总监孙树明透露,韬蕴接盘易到是一次承债式交易,承接23亿元的债务,并且提供6-7亿元的现金用于司机提现

也就是说,韬蕴接手易到的合计对价约是30亿元

但根据韬蕴给出的信息,截止2018年12月,对比初始值韬蕴已经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提升净资产26亿

其中,易到现有34亿负债中28亿为韬蕴向易到的垫款

也就是说,韬蕴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替其解决了近60亿债务问题

孙树明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_tech)感叹道,这一年韬蕴挺难的,填钱填得实在太厉害了

实际上,易到从2017年起,就频繁爆出司机无法提现的消息,以2017年4月到2017年7月为例,几乎每两三个月就会曝出一次这样的问题

根据公开资料及韬蕴官方的消息,韬蕴已经累计为其投入上亿资金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

但遗憾的是,这一问题直到2018年仍然是易到的梦魇

一位宝马车主在易到平台跑活有两年多,他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_tech):“司机要求很简单,就是能顺利提现就行,在哪拉差别不大,可易到经常提不出来钱,现在群里的司机很多都不敢拉了

”这位司机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也挺担心的,担心提不出钱白跑

但在易到赚得相对多一点,再者我的车没那么新,在易到能算上专车,到滴滴就只能跑快车

”此外,易到2018年又爆出拖欠供应商款项的问题,而此前以为债务并没有那么多的温晓东也做出过承诺,会替供应商们结清款项

然而,后来韬蕴发现,易到好鬼附身似一个无底洞,他们很难填平

不难看出,易到的致命痼疾“钱荒”一直以来从未远离

如何走向坠落很多人谈到国内网约车,可能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滴滴

其实,易到才是国内网约车真正的鼻祖,比滴滴还早2年诞生

易到在成立之初,便拿到了真格基金徐小平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带着明星投资机构的光环,以及创新的商业模式,易到在一年后便顺利拿到了A轮

这一轮参与进来的有晨兴资本和美国高通,投资额为数千万美元

这在当时的国内互联网领域,也算得上比较大的融资额,足以证明易到在那时那刻的价值

2013年4月,易到获得宽带资本、创新工场、晨兴资本以及高通的1500万美元B轮;同年12月,易到再次获得携程领投、DCM中国跟投的6000万美元C轮;2014年9月,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参与了易到数亿美元D轮的融资

从融资情况看起来,易到也算顺风顺水

然而,问题却在不知不觉间接踵而至

一方面,资本逐渐向其他平台倾斜,易到拿到的钱越来越少,再加上引入了乐视这一股东

从上述的融资经历来看,易到和滴滴在2014年年底之前的融资节奏和金额都比较类似,而2015年便成了二者的分水岭

据了解,2015年10月乐视向易到投入7亿美元,乐视汽车获得了易到70%股权,成为易到控股股东

据当时的消息称,易到估值已经达到170亿美元

然而乐视的进入却成了易到梦魇的开端

易观出行分析师余目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_tech)表示:“选择错合作伙伴,是易到犯的最大的错误

”据了解,乐视从2016年陷入资金链困境后,这一问题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累及了乐视系几乎所有业务,其中也包括易到,直接导致易到资金断流

易到创始人周航也曾在自己的新书当中提到过,看到对手融资后,团队很受伤,越来越没有战斗力

而他所提到的创业时候犯过的一些错误,也可以跟在关键时刻引入不合适的投资者有关系

另一方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充足弹药,温吞的策略失去了抢占市场的最佳时机

余目告诉凤凰网科技:“易到在2014年到2016年的市场扩张期太过保守

”无论是北方的滴滴,还是南方的快的,都用极其简单粗暴的烧钱补贴方式大肆掠夺着国内刚开始增长的网约车市场份额

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当时滴滴和快的的比拼,动辄10亿的补贴甚至让马云和马化腾都感到了焦虑,于是在2015年2月14日,双方启动了合并计划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滴滴和快的的比拼烧出了一个巨大的份额,易到则在后面小心跟随

而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滴滴一家独大,易到躺着拿到了2016年网约车行业第二名的排位,根据中国IT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易到当时的市场份额为3.6%

但Uber在中国市场的进入和退出,再一次巩固了滴滴的市场地位,拉开了与易到等平台的差距

易到由于对烧钱大战判断失误、犹豫不决,导致错失良机,一点点被其他平台蚕食份额,逐渐沦为行业的配角

需要注意的是,易到存在的问题,远不止缺钱、站错队、错过市场机遇这几点,其复杂的管理层和团队关系,也是影响其一步一步具体战略的重点

等待接盘侠?回过头来看韬蕴想“甩掉”易到的想法,有多大实现的可能? 不止一位出行行业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了“并不乐观”的看法

一位网约车平台市场总监告诉凤凰网科技:“网约车行业就是个无底洞,需要不断的投入,才能在市场上有一定存在感

” 然而,不断投入能够获得的,也可能只是存在感,而不一定是可观的市场份额

尤其是以易到目前的情况,很难做到持续不断地投入

韬蕴方面也坦言:“在网约车这种讲究布局的产业当中,韬蕴的能力犹如沧海一粟,尤其是在近期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的情况下,韬蕴亦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

”上述宝马车主告诉凤凰网科技:“最近易到的单子越来越少,以前一天20多单,现在一天就7、8单,下午四点多差不多就可以收车回家了

”这也可以从侧面表明,易到的市场需求在不断降低

而且,需要强调的是,根据声明信息显示,易到资产负债变动情况,其中总负债方面,2017年6月约为64亿元,2018年12月约为34亿元;净资产方面,2017年6月约为负47亿元,2018年12月约为负21亿元

也就是说,接盘者从韬蕴手里接过来的,不仅是易到目前已经开通的100多个城市,60多个牌照,数千万注册用户以及数百万注册司机,还有30多亿的负债

看到这样的情况,即使以15亿元的价格接盘,“附送”的负债也足够让人望而生畏

此外,目前国内网约车行业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确定,嘀嗒、神州、曹操、首汽甚至美团,都是滴滴90%以上份额之外的分食者,行业竞争仍在继续,缺少弹药补给的平台很难翻身

巨额的负债,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以及残酷的市场环境等等,这些都决定着易到难等接盘侠

(本文来源于iFeng科技,作者孙洪,IT大佬已获得作者授权、经IT大佬编辑发布,文中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IT大佬观点

)延伸阅读易到复活AB面易到高管的下跪,是所有职场人的耻辱好文,就给我点“好看”99re8这里有精品热视频 99re8这里有精品热视频




()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