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大桥未久引退后再复出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20 00:05  【字号:      】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

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汉族,历城(今山东济南)人

21岁参加抗金义军

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

稼轩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

曾有后人评述他“能作豪壮语,能作愤激语,能做幽默语,有的很放纵,有的很细密,有的很咸澹,有的很热情,无论长词小令,他都能得到成功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稼轩词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澹语清新、诗情画意

一所矮小的茅草房屋、一条清澈照人的小溪,一对满头白发的翁媪,三个勤劳可爱的孩子

岁月静好,大概如此吧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天边的明月,枝头惊飞的喜鹊,清凉的晚风,远处的蝉鸣,七八个星子,两三点雨,一片蛙声,以及扑面而来的稻花香,身处此景,心已陶醉,然而更妙的是: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永遇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妈咪 我们要爹地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江山如画、历经千年仍如故,但是找不到东吴英雄孙权在此的定都处

昔日的舞榭歌台、显赫人物,都被风吹雨打化为土

斜阳照着草和树,普通的街巷和小路,人们说,武帝刘裕曾在这个地方住

想当年,他骑战马披铁甲,刀枪空中舞,气吞万里如猛虎

上阕与苏轼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有异曲同工之妙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一句醉里挑灯看剑

豪情壮志,酣畅淋漓,英雄本色,令人敬仰

辛弃疾是诗酒文化的集大乘者,酒后之词,更容易领略到他豪迈的气概和奔放的才气

比如“把春波都酿作一江醇酎

约清愁,杨柳岸边相候”,要把春江水都酿成美酒痛饮

此种浑雄,几人能及?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人年少时不知道忧愁的滋味,喜欢登高远望,为写一首新词无愁而勉强说愁

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说不出

想说却说不出,却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西江月遣 兴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醉酒都醉的如此有趣!文末互动 你喜欢辛弃疾的哪些词?大桥未久引退后再复出 大桥未久引退后再复出




()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