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sisifa.com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20 20:49  【字号:      】

一提起“麻叶儿”,我总会想到过年。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快过年的时候人们才炸麻叶儿

炸麻叶儿 任利芳 一提起“麻叶儿”,我总会想到过年

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快过年的时候人们才炸麻叶儿,也只有在快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麻叶儿

虽说一年只能见到一次麻叶儿,但是,它给我的印象却极为深刻,这种印象不光是因为它作为一种食品带给人的那种美味的感觉,更是因为在制作麻叶儿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家乡人们在准备过年时的那种特有的场景、特有的气氛:那种忙忙活活,那种热热闹闹,那种其乐融融,那种甜蜜幸福……我是在农村长大的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到了腊月十五以后,村里人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炸麻叶儿、麻花儿等,置办过年的东西了

那几天只要是中午时分走到街上,总能闻到哪家飘出来炸东西的油香味儿,那种味道浓郁而香甜,令人生津垂涎

一闻见那种味道,就感觉年快到了,心里便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喜悦和兴奋

从我记事起我家每年都炸麻叶儿,麻花儿倒不是每年炸

可能是因为麻花儿做起来比较费工夫,也可能是因为我们一家人都不怎么爱吃的缘故吧

我家每年除了炸麻叶儿还要炸一些糕花儿、馓子、拖面枣等

母亲说,过年不炸点东西总觉得少了好多气氛,年味儿也淡了许多

她还说:如今生活好了,各样炸点儿,让孩子们一正月有个“搬腾的”(吃的)

在家乡众多的食品当中,我对麻叶儿始终情有独钟

小时候盼过年,也盼着吃麻叶儿

我爱吃麻叶儿,爱它那外酥里软、香香甜甜的味道

吃一口麻叶儿,香在嘴里,甜在心上

记得我小时候,每年一进腊月,母亲就和父亲盘算着今年炸多少斤面的麻叶儿、多少斤面的馓子;还说去年炸麻花儿了,孩子们也不怎么爱吃,今年就不炸了;今年早炸几天,好早早儿让孩子们吃……在母亲的念叨中,年也一天天地临近了

这一年,一过腊月十五,母亲就为炸麻叶儿的事张罗开了

在母亲看来,炸麻叶儿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可不像平时做的一日三餐那样简单,需要格外上心,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务必要事先盘算好才行

她先是将白面、菜籽油、白糖、鸡蛋、红枣、提前发好的面以及碱面等材料准备好;接着再从闲房里搬来几个大一点的盆子、中等大小的坛坛罐罐、大面板、铁笊篱等

有时候家里如果缺什么用具了还得提前向左邻右舍借来

等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之后,母亲还要约上一两个村里会炸麻叶儿的人到时候前来帮忙

请人帮忙一来是因为炸麻叶儿是一件比较费事的活儿,人手少了是忙不过来的;二来是因为每年炸麻花儿麻叶儿等都要用多则二十几斤,少则十几斤白面,还要用到好多油、糖等,万一炸出来不好吃那可就是浪费了好东西了

毕竟这种活儿一年只做一次,担心自己做不好,就请个有经验的、会做的帮忙和指导着做,一定要保证炸出来的东西既好吃又好看

我们家每年炸麻叶儿总要请两三个人来帮忙,男的女的都有

记得那时候,村里大多数人家炸麻叶儿都要请人帮忙,这也算是村民之间热情互助、分享喜乐的一个良好风尚吧!炸麻叶的这一天,我们全家人一大早就起床了

简单地吃过早饭后,母亲便忙着收拾、准备

这时帮忙的人也早早过来了,今年来帮忙的是本家的四叔四婶两口子

四叔身强力壮,是村里的厨子,四婶精明能干,做什么像什么,里里外外一把手

平日里我们两家关系处得非常好,相互帮忙是常有的事

四叔四婶一进门就脱掉外衣,撸起袖子开始忙活了

几个大人边干活边聊天,有说有笑,弟弟和四叔家的两个孩子则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玩耍

我从小爱掺和大人的事,所以,我一直在旁边看他们做活儿

母亲说:“今年炸上十斤面的麻叶儿、五斤面的馓子,再炸上一些糕花儿、拖面枣,也差不多了

”先做麻叶儿

几个大人商量后决定按照一斤面二两五油、二两五糖的比例做

只见母亲把一个大大的铝盆放在炕上,父亲将白面称好后倒进盆里,又把提前发好的一大团面和适量的碱面也放进去

四婶把油和白糖按比例也称好后,依次倒入锅里并用勺子搅拌,等糖完全化开后,再将油舀进面盆里做鸡

四叔双膝跪在炕上,准备和面

四婶舀完油后,母亲往锅里添了一些水,稍微加热一下又把水舀进面盆里,母亲一边舀,四叔一边用手拌和,把握着软硬

四叔两只有力的大手将盆里的面、油、糖等和起来,反复揉按着,直到面利手了,揉匀了,最后揉成了一个大大的面团为止

接着四叔用另外一个大盆将揉好的面扣住,并在上面盖上毯子放在热炕头上让它醒去了

这十斤面揉下来,四叔的额头上早已冒汗了

醒面的过程中,父亲和四叔坐下来稍事歇息,母亲和四婶又开始准备做馓子了

做馓子不需要醒面,比较省时间,经过和、擀、切、捏等几道工序后,几十把馓子整齐地摆放在了面板上,只等下锅炸了

醒麻叶儿面的期间,四叔几次掀开毯子将面团上下翻个个儿,还用食指在上面按一按,看面醒的程度是否达到了要求

又过了一会儿,面醒好了

四叔把一大块面切成同样大小的四五块,将其中的一块取出来放在面板上,其余的仍用盆扣住

醒好的面热乎乎、软溜溜的,颜色黄得发亮,还带着一股甜甜的油香味儿

四叔将取出来的一块面用擀面杖擀成约二公分厚的一个长方形,再切成七八公分长、三四公分宽的一个个剂子,每个剂子中间用刀尖竖着切一个口子,两端不能切通

我坐在一旁边看边好奇地问四叔:“为什么每个剂子的中间还要切一个口子呀?”四叔说:“这是为翻麻叶儿留的口子

”“麻叶儿为什么要翻呢?”我又问

“翻麻叶儿一是为了好看,再就是翻过的麻叶儿中间是空的,也是为了炸的时候快熟

”“哦,我懂了

”父亲说:“还有的人们为了做出来的麻叶儿更好看,就在这一层上面再加一层薄薄的白面做的皮子,就像平时咱们吃的面条那么薄,这样翻出来的麻叶儿就是黄白两种颜色,很有层次感

”“那我们为什么不那样做呢?”“那样做好看是好看,但是那层白面做的皮子过些天会发硬,吃起来不如这种的好

”父亲又说

“是啊,现在人们大多数也不那样做了,还费时间呢!”四婶补充说道

大家一边拉呱儿一边做活儿,四叔切剂子,母亲和四婶翻麻叶儿

我也跃跃欲试,想学着她们的样子翻

母亲给了我一个剂子,说:“你想翻也翻吧,看着我们的样子

”我将麻叶儿剂子拿在手上,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感觉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软软的、绵绵的,而且还油油的,特别好玩

真想不到,平日里普普通通的白面还能变成这种样子!翻麻叶儿的时候,先将它的一头从中间的口子塞进去,再从下面把这一头拉到原来的一侧,再简单整理一下,使得两头方方正正即可

我们把翻好的麻叶儿一个个整整齐齐地放到篾子上

啊!它们多像一排排等待检阅的士兵呀!麻叶儿做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母亲开始往锅里下油了,等油烧好后先炸馓子,再炸麻叶儿

一个个麻叶儿被放进油锅里,瞬间被滚烫的热油包裹着浸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它们不停地摆动着身子,像是按捺不住内心对于即将成熟的欢愉

它们的颜色也由刚入锅时的浅黄逐渐变成深黄,最后变成了深红

母亲在锅台前用筷子仔细地翻动着麻叶儿,一边掌握着火候,一边观察着麻叶儿的颜色

一股股油香味飘散到了整个屋子、院子,甚至飘到了院墙外面

几个孩子早闻到了香味,他们忙着跑过来,聚在锅边眼巴巴地瞅着锅里的麻叶儿

母亲笑着说:“这一锅马上就好了,马上就能吃了

那边有炸出来的馓子,快吃去吧!”孩子们高兴地拿着馓子吃去了

母亲捞出一个麻叶儿来,用筷子把一头扎开看了看,“嗯,熟了!”说完关掉火,随即先捞出七八个放到一个盘子里,端到桌上,孩子们看见后又急忙过来取麻叶儿

“凉一凉再吃,小心烫着!”四婶看到几个孩子迫不及待的样子笑着说

盘里的麻叶儿个个圆鼓鼓胖敦敦的,中间空心,两边有褶有棱,色泽红润,还泛着油光,看上去香酥诱人

母亲边捞锅里的麻叶儿边说:“稍微凉凉大家都吃一个,看看怎样

”父亲端起盘子递到四叔四婶的跟前,说:“快尝尝咱们的劳动成果,看着就知道好吃

”四叔四婶尝了一口都说“好吃,好吃,软硬正合适,油糖也正好!”几锅炸下来,大大的铝盆里已经堆满了麻叶儿,就像是一座小山

接着炸糕花儿,最后是拖面枣,这两样都远不如麻叶儿多

等全部炸完后,已经是将近下午两点钟了

忙活了多半天,大家虽然很累,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甜滋滋的

对于大人们来说,一年的辛苦与忙碌,一年的操劳与付出,都在这过年的准备中化为了满足

看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富裕,日子越过越甜蜜,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的了!眼看时间已过中午,母亲顾不上收拾“战场”,赶紧又忙活着做饭

每年炸完麻叶儿后,母亲习惯借着油锅给大家煮粉条吃

我们和四叔两家人围在桌前,喝着粉汤,品味着刚炸出来的麻叶儿、馓子等,大家说说笑笑,欢乐的气氛溢满了整个屋子

吃过饭,四叔四婶要回去了,母亲早给他们准备好了各样炸的东西,让他们带回去尝尝

之后,母亲不顾疲劳,趁着东西新鲜又忙着给左邻右舍以及平时相处好的几家送去了,她还不忘给村里的几个孤寡老人送点

她说:“那几个老人挺可怜的,平时咱们也没个什么好的,快过年了,这算是点稀罕东西

”送完东西后,母亲才开始收拾,我在一旁帮忙

我们把麻叶儿装进坛坛罐罐,盖上盖子,放在闲房里,这样可以保藏的时间久一些

将糕花儿、馓子置于堂屋的通风处,防止受潮变软

等全部收拾妥当后,天也快黑了

那几天,也有别人家炸了东西给我们送过来的

大家互换互尝,礼尚往来

母亲把自家炸的以及别人家送来的各取一些放在一个大盘子里,父亲风趣地给这一大盘起名曰“麻花儿麻叶儿群英会”

虽说用的材料都一样,做法也大同小异,但是每家做出来的麻花儿麻叶儿口味各不相同,各具特色

每天早晚饭时母亲把这一大盘吃的端上桌子,一家人喝着稀饭,就着美食,品尝着生活的甜蜜,品味着年的味道

吃饭时,母亲指着盘里的东西介绍说:这是冬平家的,那是小花家的;今年二牛家的麻花做好了,三顺家的麻叶儿好吃……母亲说着说着就回忆起了她小的时候,回忆起了那个时候过年的情景

说着说着就想起了姥姥,想起了姥姥那一辈人穷苦的生活……母亲总爱忆苦思甜,也经常教育我和弟弟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因为麻叶儿酥脆味香,冷热食皆可,所以,几乎一个正月,它不仅是我们早晚餐桌上的主食,还是孩子们上下午“搬饥”(吃零食)的佳品

家里来了客人或有邻居来串门,母亲总会先端上一大盘麻叶儿、馓子等,再倒上一杯热茶,请他们品尝

他们聊天的话题自然也是从眼前的炸麻叶儿开始

1995年的秋天,我家搬到了城里居住

从此,我们家就再没炸过麻叶儿

因为搬到城里后,家里的锅就变成了小锅,根本不能炸那么多东西,炸得少了又不值得张罗

为此每到快过年的时候,母亲心里多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如今每到快过年时,超市里都有卖麻花麻叶糕花和馓子的,看上去也和自己家里做的差不多

母亲为了增添节日气氛,每年多多少少也各样儿买点回来,尽管口感也不差,但是我总觉得不如自己家里做的味道好,而且吃起来也有些不太放心

不过,为了不辜负母亲的好意,我还是表现得乐意去吃

去年腊月,家住村里的二姨偶然听母亲说我爱吃麻叶儿,特意多炸了一些给我们送来

时隔多年又一次吃到了家中麻叶儿的味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太多的往事一下子涌上了心头……真的,在我的心里,只有家中炸的麻叶儿才最好吃!www.sisifa.com www.sisifa.com




()

附件:

专题推荐